泰国军警系统黑幕有多深?曼谷街头处决3名沙特外交官

头像
snake
管理员
管理员
帖子: 3853
注册: 2004-01-11 8:20

泰国军警系统黑幕有多深?曼谷街头处决3名沙特外交官

未读文章#1 » 2015-09-12 21:47

一颗王室家传稀世蓝钻的失窃,引发了两个国家20年交恶、高官入狱、若干命案、离奇失踪、荒唐调包、绑架谋杀和耗资无数的调查。案件线索从中东的沙特王室宫殿蔓延到泰国北部偏远的贫穷农村,难以置信的情节好像是电影剧本。目前,好莱坞正考虑将这起离奇的珠宝失窃案搬上银幕,或许将来我们能在荧幕上看到蓝钻的下落。

失窃

故事发生在21年前,那时候有成千上万泰国人通过劳工签证来到中东谋生,他们多半来自穷乡僻壤,靠出卖劳力养活国内的父母妻小,当时仅在沙特就有25万泰国劳工。在那个本地人不工作的社会,泰国劳工遍布花工、清洁工、保姆、送信人等所有低技术行业,工资收入几乎全部汇回国,兑换成泰铢也相当可观。

在芸芸劳工中,有一个名叫江克莱(Kriangkrai Techamong)的,他是什么时候来到沙特已经无从考证,不过运气很好,他在沙特王子(Prince Faisal Fahd Abdulaziz)手下受雇,工作地方就是王子位于利雅德的豪华王宫。江克莱的职位是花工,负责从维护花园到清洁的多样工作,他显然深得信任,这使得他有机会熟悉王宫结构,几个月后就对每个房间了如指掌。

在1989年6月20日到8月8日之间的一天,白天的工作结束之后,江克莱躲在王宫一楼一间客房里,入夜后,他偷偷从客房的窗户爬到2楼,从窗户潜进王子的巨大卧室。根据之前得到的消息,此时王子正在国外度假,当晚不会回来。卧室尽头是一个隐蔽的、放保险柜的地方,这是江克莱借打扫卫生之便 “考察”得知的,不知道此前他是否有小偷小摸的经验,反正他仅用一把螺丝刀就撬开了保险柜,这样的“技能”是相当惊人的。

从保险柜里江克莱一共洗劫了重达90公斤的现金、单粒珠宝以及镶嵌了珠宝和钻石的首饰、手表,这批财宝当时的价值在2000万美元左右。考虑到这21年间的通货膨胀以及珠宝、首饰的增值,现在所有赃物的价值应该接近4000万美元。被盗的珠宝中有价值200万美元的蓝宝石项链、价值100多万美元的钻石名表,最惊人的是王子收藏的原颗宝石,有像鸡蛋大的红宝石、鸽子蛋大的猫眼石,最珍贵的是一颗重50克拉、几乎没有瑕疵的超级蓝钻,这不仅是沙特王室的传家之宝,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蓝钻之一。

对这次惊天盗窃案,江克莱显然事先做足了准备,首先一个人能否搬动90公斤的珠宝首饰就是个问题,很多调查员后来认为作案时他绝对不是单独一人,但最终落网的只有他一个。他利用多个吸尘器的灰袋把所有财宝装起来,清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以倒垃圾的借口溜出了王宫,看门人竟然没有丝毫怀疑。在自己的住处,江克莱将财宝分装在事先准备好的3个手提箱里,然后打电话叫来了DHL快递服务,将箱子寄回老家,那是泰国北部南邦省(Lampang)一个叫 Phrae的村子。

与箱子同时启程,他踏上了逃亡之路,珠宝失窃一事在第二天清晨7时就会被发现,这是清洁工清扫空卧室的规定时间,他躲过沙特警方的追捕,逃回泰国曼谷,最终辗转回到了家乡。震怒的沙特王室立即要求泰国追捕窃贼,这对于泰国警方来说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江克莱注定会将赃物出手,而此等档次的珠宝,只要一出现在市面上必定会走漏风声。

赝品

江克莱虽然是个专业大盗,却绝对不是专业级珠宝鉴定商,他大大低估了沙特王子收藏品的价值。当他回到家乡的时候,3个箱子已经在哥哥的家中等着他,他将其中2个埋在离一个朋友家不远的丛林里,打开剩下一个,然后将其中的珠宝贱卖,据说很多条镶满宝石、沉甸甸的项链居然以每条30美元的价格出手了。一开始向江克莱收货的都是当地的小珠宝商,但是随着货越来越多,好像来自聚宝盆,各种各样的谣言开始传出,有关50克拉完美蓝钻的消息也像有裂缝的玻璃瓶里装不住的水一样开始外泄,很快传到了泰国首屈一指的珠宝商桑迪(Santi Sithanakan)耳中。桑迪家族世代经营珠宝,在泰国拥有规模极大的收购和分销网络,他后来击败所有“竞争者”,收购了江克莱拿出来卖的绝大部分赃物。凭经验,他意识到这批珠宝的不凡来路和惊人价值。

沙特王室以及政府向泰国政府施压,要求尽快破案并归还珠宝,同时派出资深外交家穆罕默德·廓加(Mohammed Khoja)作为王室和政府的全权代理大使,负责追查案件调查过程,之后又陆续派出外交家和特工前往调查。这样的案件显然不难破。透过沙特政府提供的有关江克莱的线索,泰国警方高效地在1990年的1月找到了江克莱的下落并将他缉拿归案。

对于盗窃的事实,江克莱供认不讳,同时老实交待了出售珠宝的渠道以及未出售珠宝的下落。警方在森林里挖出了两个沉甸甸的手提箱,另外基本追回了绝大部分已经出售的珠宝。江克莱被捕后3天,警方向媒体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同时将追回的珠宝公开展示,那是非常惊人的展览。随后,案件被转移到曼谷的罪案调查中心继续处理,负责深入调查的是高级警官查洛(Chalor Kerdthes),珠宝也被保存在泰国中央调查局。

1990年3月,泰国警方专程前往沙特举行了公开的珠宝归还仪式。仪式邀请了代理大使廓加参加,泰国方面有查洛及其妻子以及另外两个警察专门前往,仪式目的是显示泰警方的重视和效率,同时意在加强和海湾诸国的双边关系。基于江克莱认罪并主动提供追索线索,他只被判刑5年。后来在监狱里,他又接获得两次沙特王室的特赦,于是他最终的服刑时间只有2年半而已。出狱后的江克莱和家人生活在家乡村子里,他的生活很“简朴”,住的还是简陋的平房,为买一辆拖拉机努力存钱。

事情到这里似乎有了圆满结局,但在归还仪式后一个星期,代理大使廓加愤怒地提出官方抗议,原来归还珠宝并不是全部失物,还有很多没有找到,其中包括那颗最珍贵的蓝钻;更离谱的是,最简单的鉴定手段都能证明75%左右的珠宝是赝品,绝大部分用人造石代替,有些镶嵌宝石甚至是塑料或玻璃做的,假到不能再假。沙特王室和政府觉得深深受辱,要求泰国方面立刻彻查并马上归还所有真品。

根据廓加分析,造假的人应该是珠宝商桑迪,一般人绝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制造这么多赝品,但是他多半是在人授意之下这么做的,因此桑迪成为找回珍宝的最关键人物。鉴于桑迪在案件中的重要性,同时也出于廓加给泰国警方施加的压力,警方将桑迪列为“国家证人”,受到严密保护。与此同时,在沙特政府巨大的外交压力下,泰国方面成立了“调查委员会”,这是蓝钻案件之后众多“调查委员会”、“特别调查组”或者“专案组”中的第一个,但是直到今天,所有委员会的调查都没有最终结果。

然而,可怕的杀戮早已开始。

凶案

1990年2月1日,3名沙特外交官在曼谷街头以“处决”方式被杀害。他们都是珠宝失窃后沙特政府专门派往泰国从事调查的,此前沙特政府还派出一名特工前往泰国寻找珠宝下落,此人伪装成商人的身份,命案发生当天他曾和一名遇难外交官一起,之后分开了。杀戮的方式有点像帮派行为,3人都在座驾内被枪杀,其中两人同乘一辆车上,另一人在一辆车上。两次枪击时隔不到5分钟,地点也非常接近,可以看出是事先预谋、精密设计的。过不了几天,又一名泰国警察遇难。2月14日,那名曾经和遇难外交官接触过的商人神秘失踪了,尸体至今没有发现。

桑迪的妻子和儿子被绑架并谋杀后,被伪装成交通事故遇难者

泰警方始终强调这5起案件和珠宝失窃案没有关系,并承诺再成立一个特殊调查组专门针对命案,可惜20年过去了,无论是对死者还是失踪者,专案组都没有交代。警方曾给出一些解释,但从未令沙特满意。1994年,泰国警方说外交官被害是和一个毒品帮派有关,这个帮派涉嫌在泰国杀害了100名沙特游客,另外还利用假护照帮助泰国人非法偷渡到沙特。不久又传出另一种解释,说外交官命案是国际恐怖事件,失踪商人是沙特特工,他挑起泰国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争斗,引发暗杀事件。然而代理大使廓加却坚信几起案件和珠宝失窃案的相关性,他拒绝描述凶杀案具体细节,但肯定4宗命案和一宗失踪案都和遗失的珠宝有关。他认为,伪装成商人的特工应该已经得知有关珠宝下落的一些线索,并汇报给了前来调查的外交官,消息的外泄显然使拥有钻石的人感到恐慌,决定杀人灭口,这是导致4人遇难的唯一原因。

事件发展至此,沙特政府相信泰国警方卷入了这起案件,其中有巨大的舞弊和包庇,而真的珠宝大部分在泰国最高层官员中分赃,这些人有权有势,为了保护自己绝对不会停止杀戮。在蓝钻案件之前,泰国警方的腐败早已世界闻名,那些牵涉罪案、收取犯罪嫌疑人和帮派好处费的腐败也就不提了,甚至有警察绑架无辜百姓然后勒索赎金。可这些和蓝钻案件相比还不算什么,《纽约时报》曾将牵涉蓝钻事件的渎职和舞弊喻为“泰国历史上最惊人的警察腐败”。沙特政府无奈之下只能自己组成调查组前往泰国展开秘密调查,但在别人的国土上,尤其是警察腐败严重、帮派横行的泰国,阿拉伯人不会有好果子吃。在沙特王室的请求下,美国中央情报局也派出特工前往调查,但是同样“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中情局特工也铩羽而归。

种种事实严重影响了沙特和泰国的关系,两个国家陷入了外交恶战。沙特政府1990年6月开始停止向泰国发放工作签证,两国外交使团也降为代办级,此后在沙特工作的泰国人从1989年的25万骤降到2006年的不足1万人。因为没有海外工人的汇款,泰国光这一项在3年内就损失了140亿美元,这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失窃宝石的价值,而泰国政府在1994年的财政预算也不过是280亿美元。不仅如此,整整一代泰国人无法到沙特探亲。沙特方面完全抽回了在泰国的投资,同时出于安全考虑劝告国民不要到泰国旅游,1988年泰国迎来的沙特游客超过5.5万人,1992年骤降到不足3000人,这方面的损失同样惊人。至今两国外交关系还是非常紧张,2006年6月泰国国王普密蓬登基60周年庆典,20多国王室中也没有见到沙特王室成员,可算泰国陷入了20年来最困难的外交灾难。无论每一届新政府多么努力地成立“调查委员会”,关于珠宝、尤其是蓝钻的下落还是没有头绪。

判决

1994年,泰国警方在沙特方面的强大压力下被迫重新调查案件,在不经意中于黑市上发现了几件首饰,经鉴定正是沙特王室的失物。这只是整个宝藏的一小部分,价值在10万美元左右,虽然顺利归还但根本不可能平息沙特方面的怒气。沙特一次又一次向泰国发出国家级警告和声明,泰国警方已经习以为常,调查丝毫没有进展。查洛警官一律否认有关警方舞弊的指责,他表示江克莱是伪造珠宝的元凶,早在出手之前就已经伪造,所以才能以30美元这样低的价格出售。

调查在进入死胡同的时候,泰国警方决定秘密成立另外一个调查委员会,由高级警官泰努(Thanu Homhual)负责,专门调查以查洛为首的一群警察是否在案件中有渎职之处。此时,有泰国报章用泰文报道说,看见警界和政界高官的夫人们在大型仪式或者慈善晚宴上戴上以前从没有戴过的首饰,好像在攀比珠宝的大小,而其中有些项链与被盗的项链设计完全一样,沙特方面通过分辨照片后也证实看上去珠宝首饰的确是王宫的失物。看着失物出现在泰国官太太的脖子、手腕和手指上,无异于伤口上洒盐巴。但一方面,太太们坚持所佩戴的项链都是假货,另一方面泰努领导的调查组再次强调,没有任何警方舞弊存在。

双方进入僵持阶段,指控和反指控来来往往,沙特一再施加外交压力,泰国政府一再拖延时间。但是案件在2004年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点。8月的一天,在泰国一条高速公路上出现一桩交通事故,警察赶到的时候只发现一辆被撞毁的奔驰车里有两具尸体,法医鉴定的结果是两人死于车祸。但很快这桩看似普通的交通事故被证明并不简单,死者是珠宝商桑迪的妻子和14岁的儿子。廓加对于车祸非常怀疑,他说:“法医的结论可以蒙蔽傻子,但是绝对不可能蒙蔽我,我相信死者曾受到折磨,因为他们很可能知道蓝钻的下落。”在廓加的强烈要求下,泰国警方重新对死因进行法医鉴定,结果证明死者事先已经被打死,头部和背部都受到重创,显然是凶手伪造交通事故干扰调查。

警官查洛和另外8名嫌疑人在1994年年底时被捕,他们被怀疑绑架并杀害桑迪的妻小。审判期间,查洛坚决否认指控,但是当他大声辩称自己不认识两名死者的时候,另一间审问室里,他的4名下属已经供认了他如何指示他们执行绑架,当无法从桑迪妻子口中撬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后,查洛决定杀人灭口。由于桑迪的孩子看到了绑匪的真面目,于是他也不能幸免。进一步的审问发现,在这次绑架前两周,查洛已经下手,对象是桑迪本人。虽然当时作为“国家证人”被严密保护,但是查洛作为案件的主要调查警官,随时有理由接触证人,当然能“安排”桑迪被绑架。戏剧性的是,桑迪显然顶住了折磨和盘问,最终竟然还成功逃脱。有证据显示,当妻子和儿子被绑架后,桑迪试图支付250万美元赎金,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终双方交易失败,绑匪撕票。从此桑迪销声匿迹。

2006年,泰国最高法院裁决查洛绑架和谋杀罪名成立,当年执行死刑,同时还有15人涉案被判刑。可是查洛始终坚持自己是无辜的,案件经过不断上诉,最终至泰国最高法院。2009年最高法院维持原判,不过查洛并没有被马上处以死刑,他在监狱里还组织了一个名为“牢房摇滚”的乐队,生活得颇自在。对于查洛没有被执行死刑,外界的猜测是因为还有更高级别的官员牵涉在案件中,而查洛很可能知道内情。

悬案

查洛的被捕和判决并没有平息沙特的愤怒,尤其是廓加,一直坚称牵涉案件的泰国警界高层决不止于查洛。为了这桩奇案,廓加收集了大量的证据和口供,其中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调查报告、泰国政府的官方报告、照片、录像、新闻剪报以及不同级别官员的会议记录、证人证词等等。

21年来,尽管每届泰国新政府都许诺会重新彻底调查案件,但始终没有进展。2007年9月泰国政府决定再次成立特别调查部门,此部门中完全没有前警方成员参与,这个部门的成立为案件的调查带来新希望。特别调查部门的总指挥苏南(Sunai Manomai-udom)说:“如果有足够证据提起刑事起诉,我们一定会进行到底,但是如果最终不能起诉,那么我们也会出具公开报告说明原因。”对于泰国表现出的诚意,沙特政府回应,其余的珠宝可以不追究,只要归还蓝钻即可,另外外交官命案和商人的失踪案必须调查清楚。只有这样才可能改善两国关系。

泰国急切地希望能和沙特改善外交关系,由此进一步繁荣两国的经贸活动。就算外交上的冷漠,泰国和沙特在2005年的贸易额也达到了50亿美元,其中40亿美元是泰国向沙特进口的商品,主要是原油、石化制品。沙特向泰国进口的主要是纺织品和大米。一旦外交关系恢复正常,经贸将更加活跃,这显然是互益于双方的。

随着今年案件20年的法令时效即将结束,泰国政府更加积极地调查,希望在最后关头给沙特政府良好印象,不论蓝钻是否能找到,外交官命案真凶是否现形,沙特政府能被诚意感动,结束20年的外交封锁。

今年1月,在特别调查部门的努力下,又有5名泰国警界官员被捕,罪名是谋杀罪,他们被怀疑和外交官命案以及沙特商人失踪案有关;同时泰国司法部长也前往监狱“看望”被关押的查洛,显然希望从他这里探听蓝钻的下落或这是否还有更高级别的官员牵涉案件中。有消息传出,查洛可能会作为污点证人配合特别调查部门,这将给他带来减刑的机会。另外关于外交官被谋杀案,调查部门也给出了第一个嫌疑人,此人名叫阿布·阿里(Abu Ali),来自伊朗。

泰国方面表示这很有可能是个假名,此人的真实身份还不知道,现在的下落也不知道,但是好歹20年过去了,终于有了一个嫌疑人。这些都给解决这桩悬疑带来新希望,无论是沙特还是泰国,都希望蓝钻事件最终能落下帷幕。对于泰国来说,这也是法令时效结束后最后的机会。现在,两国是否能恢复正常外交关系,就看沙特是否足够大度,有宽恕的决心了。尽管沙特官方一再坚持,如果不归还蓝钻,外交官命案和商人失踪案不能水落石出,绝对不可能恢复外交关系,但是外界猜测沙特不得不软化,因为泰国和伊朗的经贸关系和外交关系都不断升温,这显然给沙特不小压力。

对案件前后深入调查的廓加已经从代理大使的位置退下,对他来说,蓝宝石的下落和命案的真相不仅关系到国家的荣誉,还是个人恩怨,因为一个遇难外交官曾经是他在外交学院的学生。他把调查始末和自己的判断写成了一本书,已经有好莱坞导演对这桩离奇案件感兴趣,联系廓加希望买下书的改编版权,或许将来我们能在荧幕上看到蓝钻的下落。廓加说:“这将比阿加沙·克里斯蒂德侦探系列小说更佳精彩,整个案件离奇到令人难以置信。”也许“蓝钻归来”只能在荧幕上,1995年在接受一次访问时廓加说,他相信剩余的失窃珠宝,其中包括那颗蓝钻已经永远不可能找回来了,甚至再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是沙特政府需要泰国对几起命案负责,毕竟有数名沙特公民丧命在泰国的土地上,而至今凶手连影子都没有。

如今这颗蓝钻被泰国人称为“被诅咒的石头”。当它安静地躺在保险柜里,它丝毫不会有邪恶力量,不会伤害任何人,没有人会因它死亡、被捕、关押或者失去未来,其实被诅咒的是人的贪欲。贪欲不止,诅咒不断。

回到 “综合讨论”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0 访客